注册 |登录

花椒树园地论坛小说故事 › 查看主题

16159

查看

24

回复
返回列表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go

[原创]初冬

楼主
发表于 2015-11-26 10:29 | 只看该作者 | 正序看帖 | 打印
 

   一


    下午,行政大楼三楼会议室。行政机关、后勤部门员工会议。

会议室呈长方形,主席台上固定的红绸布帘、塑料花摆设,会议室里的桌子分为左、中、右三组,每组二十排。

纪一秋走到中间那组第七排最左边的一个位置,优雅地坐了下来,习惯的将笔记本摊开,夹上了一支钢笔、一支圆珠笔。

员工们陆陆续续的进入会议室,他们要不就坐在最前面的位置上,要不就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上,中间部分稀稀疏疏。她们交头接耳,表情轻松,只不过是一次例会,总结布置工作而已。

会场主持试着麦克风,要求后面位置的同事往前面靠拢。

纪一秋望着左边墙壁上的天鹅绒窗帘,褶褶叠叠的窗帘被风吹得微微摆动。坐在窗边的人,将窗帘拉开了一半,窗外的白玉兰正在盛开,阵阵清香,扑窗而入。

与纪一秋相隔一个过道,同一排左边那组最右位置上的一个男人,朝纪一秋笑了笑,说了一声你好!

纪一秋一看,那人从未见过面,很陌生,也不敢问他是不是新来的,只好客客气气的笑了笑,回说了一声你好!

分管院长在台上做着报告,纪一秋飞快的记着笔记。


第二天中午,在饭堂打饭的时候,那个中年男人又与纪一秋打招呼。纪一秋与几个同事在一桌,有说有笑,很融洽很快乐的样子;那个男人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,孤独的吃着午饭。

那个中年男人,相貌很普通,皮肤黝黑粗糙,一米七二左右,穿的宽筒裤子有些不合时宜,土模土样。

如果不是他一而再的与她打招呼,纪一秋是不太留意或去发现他是哪个部门做什么岗位的。她不问对方,也不介绍自己。一连几天,他们总会在某一场合,见面打招呼。

纪一秋有点忍不住,和同事提起了那个新来的男人。

珠珠说,他就是基建处新来的人啊!隔壁财务处那班白骨精已经说了好几天了,说他有双斗鸡眼,非奸即盗的,不是好人。

模模糊糊中,纪一秋依稀想起,珠珠和同事们也谈论过那男人的,只是她不往心里记而已。

纪一秋问,那人是什么情况?谁的关系来的?

珠珠回答:听说人是东北的,是院长司机的关系调入的。

TOP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25#
发表于 2019-2-3 20:51 | 只看该作者
喜欢这个贴,今天又读。
祝新春快乐安康!

TOP
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24#
发表于 2016-9-27 10:34 | 只看该作者
提读
给我一个春天 我将绿满你的院子

TOP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23#
发表于 2016-1-5 10:57 | 只看该作者
 

 二十三


环顾坐了两年八个月的办公室,纪一秋的心中充满感慨。

记得刚到新单位不久,单位安装管道空调,新装的空调机就嵌在办公桌顶上的天花板里,还不时的滴着水。纪一秋痛苦的忍耐着。可半年之后,新建的热水管道要从办公室里横穿而过,纪一秋既生气,又不能对施工工人发飙。于是他拨了项初冬的手机,叽里呱啦的大发脾气一通。

热水管道工程停顿了好几个月,最终也没从纪一秋的办公室横穿而过。

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,纪一秋也不怎么的关心那些从头顶经过的弯弯管管了,她全身心的投入到她的工作中去。

之后的一次闲聊中,项初冬对纪一秋说,你的一通脾气,增加预算一百二十万。热水管道工程重新设计了。

纪一秋一脸尴尬,她只想任性发泄一下,并不想到后果。

纪一秋用两年八个月的时间,将协作单位管理得顺顺妥妥,取得了骄人的成绩,获得院领导的肯定和赞扬。两年八个月的苦和累,是辛劳的付出,也是宝贵的历练和成长。

届期未满,纪一秋被抽调回学院另用。


梁如辉和尚水泉一起负责追收门店租金工作后,心情有所缓和,据说已经开始学习太极拳了,正在办理退休手续。

汪波来如愿的生了个儿子,老婆辞掉了宾馆的工作成立一间清洁公司,学院的清洁工作就外包给她的公司。汪波来退休后就当老板了。

张艮民还有一年才退休,最近比较关心单位老干部的外出活动。

新一轮换届后,杨东方任工程动力部的正职,是尚水泉的部门领导。他们又整天的形影不离。

纪一秋任人力资源处处长,又与唐珠珠同一个部门。


学院准备在城市对岸的开发区建分校,项初冬被委派负责筹备工作。两年多过去了,立项还未通过审批。据说他们在那些空地上种菜养鸡了,平时也是打打牌什么的,闲着没事干。

项初冬在那张简陋的木板桌面上,放着三颗石子,冥思下棋。这三颗石子代表他爱过的三个女人?或是他人生的三个经历?或是事业的三个规划?我们都是观棋者,只有下棋的人心中明白。

陈怡调到别的城市了。为了职称申报资料一事曾专门回来过一次,纪一秋请她吃饭。她还是单身,胖了些,容貌上有些像大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6.01.05

TOP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22#
发表于 2016-1-5 10:56 | 只看该作者

二十二

 

  二十二


KTV包房,陆陆续续进入了八九个人。

杨东方四个人同乘一辆车,项初冬与张艮民一起,肥佬张他们也陆陆续续的到来。

纪一秋、陈怡、尚水泉、杨东方坐在一张沙发上。项初冬在唱歌。这是纪一秋第一次听到项初冬在KTV唱歌,歌声很一般,有些憋。

项初冬进来时,陈怡的心情突然非常的好,她的眼神充满幸福。他们隔着一张长沙发。

项初冬很投入的在唱歌,他的心情也很不错吧?由绯闻到事实,纪一秋都没有亲眼目睹过他们之间的言行举止,所以感觉上就很抽象。借着暗淡的灯光,纪一秋偷偷的留意着他们。

纪一秋在唱歌,陈怡走到项初冬的身边坐下,头靠在项初冬的右臂上,陶醉的模样。

杨东方在唱歌,纪一秋回到原来位置,项初冬走过来坐在纪一秋的左边,陈怡也跟着过来,项初冬示意陈怡坐到纪一秋的另一边。即是他们之间,有纪一秋。是避人耳目吧?纪一秋也没有多想。他们三个人默默坐着,听别人唱歌。

杨东方邀纪一秋一起合唱《走进新时代》,还有《今夜无眠》,都是单位庆祝活动排演的节目,由杨东方纪一秋他们领唱,他们的声音和谐,身高外形也很配,属于最佳拍档。

一曲歌罢,纪一秋发现陈怡穿着她唱歌前脱下的呢子大衣,蜷缩在沙发的一个角落,瑟瑟发抖。项初冬坐在另一个角落的沙发上抽烟。

纪一秋走近陈怡坐下,然后拉着她的手,她的手冰凉冰凉的。纪一秋拥抱着她,陈怡瘦瘦的身体一直在抖。纪一秋安慰陈怡说,要坚持住啊,要不我带你唱一首?陈怡摇着头,眼神也冰凉冰凉的。

经这一晚的观察,纪一秋发现,陈怡对项初冬的感觉,要比项初冬对陈怡的感觉更加强烈,她对他仍有深深的依恋。项初冬好像已经整理好,随时能放得下的那种态度了,据说他最近夫妻出入双双对对,很恩爱。而陈怡恢复单身了,比之前更加的投入,更加的无所畏惧了。

这一晚,纪一秋读到了陈怡的痴狂和深痛。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/1/5 10:57:18编辑过]

TOP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21#
发表于 2015-12-28 11:34 | 只看该作者

二十一

 

二十一


陈怡与项初冬的婚外情,沸沸扬扬。

陈怡离婚了,净身出户。儿子归老公抚养,房子也归老公所有。陈怡一副开心的样子,到处说是她提出离婚的,还说,不离婚不知道世界的美好,过去的那些年真的是白活了,有鸟儿飞出笼子一般的感觉。

陈怡离婚后回母亲家住了一段时间。他的父母早已离婚,父亲也建立了新的家庭,大姐二姐和妹妹都先后离了婚,二姐与妹妹已再婚分别在不同的城市,很少来往。与他母亲同住的弟弟,最近也在闹离婚,所以陈怡不能在妈妈家久住。

陈怡与人合租了单位的一套房,住了些日子,她说都是些年轻人,太闹了,不惯,很累。

在杨东方的帮助下,单位给陈怡安排了一个带卫生间的单间住房。陈怡自得其乐,整天打扮得光光鲜鲜的。

知情人说,在听涛阁小区,项初冬有套房,是工程老板送的。他与陈怡就是在那里偷偷幽会的。

陈怡单身了,不知她和项初冬的关系会怎么发展?

忙于工作,纪一秋已经大半年时间没与他们有过联系了,对他们的信息也是只言片语。期间纪一秋与项初冬有过一次偶遇,项初冬像做错事的孩子那样,不停的向纪一秋道歉。还说他不想解释与陈怡的事情,他认为天底下最对不起的人是纪一秋。

纪一秋并不将项初冬的话往心里记,这一刻,与一阵初秋的风对面而过,有什么两样?既然别人不想解释的事情,又何必将它当做事情。

纪一秋与项初冬擦肩又邂逅,各走着各的路。

 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6/1/5 10:56:05编辑过]

TOP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20#
发表于 2015-12-28 11:24 | 只看该作者

二十

 

 二十


就协作单位改建工程的一些事情,纪一秋决定给项初冬打一通电话。打了三遍办公电话没人接,隔天再打,还是如此。

纪一秋用手机打了项初冬的手机,没人接。隔了一会,有个女人回拨,用审查的口吻问纪一秋是谁?纪一秋有些不好气,声音很冲的说,我是纪一秋!项初冬的手机怎么在你的手上?

啊是一秋呀,我知道你是谁,初冬告诉过我,你是我们家的朋友。

这时纪一秋也听出了电话那端的声音,开玩笑说,是小江啊,你在管控你家老公的电话?

不是不是,孟晓江慌忙解释。还信任的说,你随时可以打他电话的。

孟晓江调来校医室已经有一年多了,那时纪一秋正准备换岗,项初冬特意带她过来,说是介绍她们认识。还说他老婆早就知道纪一秋的名字,也想和她做朋友。

纪一秋没有再给项初冬打电话,项初冬也没有复电话给纪一秋。

项初冬不接陈怡的电话,项初冬的老婆回拨项初冬的手机电话,审问打电话的人是谁,什么情况?纪一秋越想越觉得怪怪的。

临近下班时杨东方打来电话,说晚上到“家乡小饭店”聚一聚,他们已经订好房间了。

“家乡小饭店”五楼502房间,杨东方、尚水泉他们早已到来,菜也点好了。不见陈怡。

纪一秋刚坐定,尚水泉就说出大事了。

什么大事?别吓人。纪一秋边端起茶水边问着尚水泉。

陈怡老公昨天拿着菜刀跑到学院办公室,他已经发现陈怡与项初冬的婚外情关系了。吓得两个当事人今天都不敢上班。

怪不得电话被审查,纪一秋也道出猜疑。纪一秋很担忧,该不会闹出人命来吧?

这个很难说,我们只有观望了。杨东方比较平静,可能他想到的更多。

在陈怡与项初冬打得火热的时候,尚水泉他们也曾经给过她暗示,可她一头栽进去,什么都忘了。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2/28 11:34:53编辑过]

TOP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19#
发表于 2015-12-28 11:02 | 只看该作者
 

 十九


一个多星期透透彻彻的大雨之后,郊外的花草树木,疯狂的生长,正是满目苍翠。

陈怡站在田陇边,一朵一朵的掐着茉莉花。

地上满是茉莉花,陈怡悄悄的抹着眼泪。

纪一秋向陈怡走了过来,问她有什么心事吗?陈怡支吾着,犹豫不决。

走,找他们去!我们四个人要照一张合照啊。纪一秋想拉开陈怡,不让她掐茉莉花。

他们之前的约定,这天却没有人响应。杨东方,尚水泉他们也不知在玩什么。

陈怡说她不想照相,要纪一秋帮他打一个电话。

给谁打电话?见陈怡手中握着手机,纪一秋就问她是不是手机没电了?

陈怡摇了摇头,叫纪一秋给项初冬打电话。

我没事找他啊,再说我也不想给他打电话。纪一秋态度非常明朗的回复了陈怡,还鼓励她自己打电话给项初冬。

不是我不敢打电话,是他不肯接我的电话。陈怡一脸忧伤的说。

纪一秋不理睬项初冬,工作原因只占一半,还有一半原因就是他与陈怡的绯闻关系。她鄙视项初冬吃窝边草的行为。

拗不过陈怡的央求,看她此刻的憔悴也有些可怜,纪一秋心软的拿出了手机,刚拨一半就忘记后面的号码了。纪一秋对陈怡说,她已经将项初冬的手机号码删除了,平时有事都是用单位的工作电话。

陈怡急忙说,我记得他的手机号码,我说号码你拨。

电话刚拨通,马上有人接,项初冬的声音有些沉。纪一秋问他来不来参加活动?他说没空。纪一秋叫他等等,就将电话递给了陈怡。

陈怡没说两句,对方挂断电话,陈怡很失望。他老婆在身边,陈怡像说给纪一秋听,又像自言自语。

TOP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18#
发表于 2015-12-27 22:14 | 只看该作者

十八

 

 十八


夏末初秋,天空上的云朵洁净飘逸,楼宇之间没风流动,有些闷闷的。篮球场外,小叶榕做成了围篱,好长时间没下雨了,这些植物们有些焦渴了。

工程动力部的小谢来到纪一秋的办公室。

小谢说,秋姐,项处长叫我来找你,你提交的改建报告已经走完流程,今天我们来实地测量的。项处长还说,有什么问题你直接打电话给他。

纪一秋微笑着说,知道了。礼貌的与小谢闲聊了几句。

她一边打电话,利落的安排了相关人员衔接工作,一边打开文件柜,拿出了一份资料,交代办公室人员多复印一份。

纪一秋在组织资料,准备写工作总结及规划,院长给她一个星期的时间,要她认真整理出一份有价值的工作报告,院长要知道并掌握这个协作单位的真实情况。

下午三点,纪一秋将她那辆蓝色的天籁小车停放在学院停车场,然后步履端庄的走过映月湖上的小桥。湖柳依依,波光潋滟。可她不敢有闲情逸致,她要到院长办公室,向院长汇报工作。

张艮民与项初冬在行政大楼楼下,他们对面而立,在说着什么。

身着浅天蓝小格子套裙的纪一秋,在三十米外向他们走过来。他们盯着越来越近的身影,笑容满掬。

纪一秋的目光,自始至终望向张艮民,微笑致礼。

纪一秋靠近了项初冬的身边,然后扭头、抬头,擦身而过。

一秋!纪一秋!纪一秋!项初冬连喊三声,纪一秋既不回答也不回头,一直往前走。

哈哈,哈哈,哈哈哈!张艮民连笑不止。

张艮民边笑边对项初冬说,你什么时候得罪一秋了?

及膝浅天蓝小格子裙子,将纪一秋的屁股衬托得饱满圆浑,结实的小腿,半高跟白色皮鞋蹬蹬有声,垂耳短发,充满气质。

项初冬一直望着纪一秋的背影,直到进入大楼,她都没有回过头。

 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2/28 11:02:30编辑过]

TOP

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Rank: 7

17#
发表于 2015-12-20 19:55 | 只看该作者

十七

  十七

梁如辉整天呆呆的坐在工程动力部,什么工作也没被安排。人瘦了一大圈,尖削的肩膀,毫无生气的背影,快要被风吹起来。仿佛深秋里的树,掉光了身上的所有叶子,只剩暗色的骨骼。与一段锯木差不多,只有身躯没有思想。他由里及外的凋零。

很人都在同情着他。

在一次活动中,尚水泉对纪一秋说着梁如辉的可怜,拜托纪一秋找梁如辉聊聊,开解他的心结。

尚水泉还告诉纪一秋,陈怡搬入项初冬的办公室里面上班了,他们平时都是双双对对的,常常一起到外面办事,也经常一起出差。

一天下午,纪一秋经过了工程动力部,只见梁如辉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出神的望着门外那棵玉兰树,眼睛好久也不转动一下。

当梁如辉回过神来,发现纪一秋就站在玉兰树下,微笑的注视着他时,他有些惊喜的站了起来。

梁如辉的心很冷,很痛,很无奈。

纪一秋没与他谈工作,只是邀他一起去跳舞,说要介绍新舞伴给他认识。

梁如辉说他不会跳舞。他不能剧烈运动,但每天都会散步的。

梁如辉的心几乎密封,或者已经死寂了。

纪一秋又说到玉兰花香,说到空气,说到大街,说到球赛。

纪一秋不断的摇头,甚至大声的说,醒醒啊!如果你还是这样的心态,你的健康会出状况的,你的朋友也会离你而去。

纪一秋给了梁如辉一张纸条,上面有个手机号码。这是太极拳张老师的电话,你可以给他打电话,或到海滨公园看他们的课再报名。说完,纪一秋做了个鬼脸,还补上一句男人不能不帅,转身就走了。

晚霞晒在水泥阶梯上,玉兰树的影子,摇曳在窗台边。梁如辉站在阶梯上,望着纪一秋的背影在拐弯处消失,然后慢慢的转过身子,抬头仰望西边的天空,良久,良久的沉思。        

(未完,待续)

[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5/12/20 19:55:26编辑过]

TOP

花椒树园地

GMT+8, 2024-7-23 10:38, Processed in 0.015621 second(s), 8 queries.

Powered by Discuz! X1

© 2001-2010 Comsenz Inc.